《守望者》分集剧情介绍 更新至8集

摘要: : 守望者 / 파수꾼 : 韩国MBC : MBC月火剧 : 2017年05月22日 : 每周一、二晚10点各播放一集 :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 : 孙亨锡(辉煌或疯狂、Two Weeks、天使的选择、个人取向、做得好做得 ...

betway必威 www.danluoguo.com [剧 名]: 守望者 / 파수꾼
[播 送]: 韩国mbc
[类 型]: MBC月火剧
[首 播]: 2017年05月22日
[时 间]: 每周一、二晚10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
[导 演]: 孙亨锡(辉煌或疯狂、Two Weeks、天使的选择、个人取向、做得好做得妙)
[编 剧]: 金秀恩
[演 员]: 金英光 李诗英 Key 金太勋 金瑟琪 申东旭 金善映 崔茂圣 金相浩
[集 数]: 1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因犯罪失去所爱,平凡生活在一个早晨支离破碎的人们在一起克服伤痛,实现正义的故事。

  第1集

  徐宝英从监控录像上看到一个男人开车带着一个女人在马路上疯狂的飙车,女人一边拼命的敲打车窗向外求救,一边求老公清醒一点把车停下。黑客天才孔庆洙侵入了飙车男的手机和车的系统,从而干扰了他开车。飙车男的车四处撞击终于停下来。这时赵秀智骑摩托车赶来,她把飙车男一顿暴打,说抓的就是你这样的人。事情回到2016年,一天晚上,一个陌生男人给金宇城打电话威胁他叫他去自首,否则就把他做的事公诸于众。第二天,女儿尤娜叫赵秀智起床,给她额头上贴了一张印有自己头像的贴纸,以此作为给妈妈的奖励,因为妈妈要经常抓坏人。赵秀智因为起晚了来不及吃饭就去上班了。赵秀智来到首尔地方警察厅,刚进去发现有一个背着包的男人进了警察厅。金宇城是来自首的,他从背包里拿出匕首指着监控器说看着啊我来自首了。警察厅的人把他拿下了。张度汉来到西餐厅吃西餐,饭刚端上来,他刚刚拍照在社交网络上发了状态,上司的电话就打来。他故作在外奔忙的样子,但是上司还是让他马上去警察厅。审讯室里,赵秀智问金宇城2004年三日超市杀人案的真凶是否是他,金宇城回答是。赵秀智问他为什么12后突然来自首。金宇城说有个人在看着他,他做什么那个人都知道,他受到威胁让他来自首,否则就要把他做的事公诸于众。张度汉来到警察厅,因为金宇城自首一旦成功就说明12年前是误判,那么当年涉案的警察,检察官都会被处罚,所以上司让他来告诉警察厅的人不要再查下去,否则大家以后的路都不好走。但是,赵秀智并不买账,坚持查下去。张度汉只好无奈的离开。赵秀智找到一个检察官朋友,向他询问张度汉的信息。张度汉是通过职业考试当上的检察官,也是最年轻的司法考试合格者,脑袋很聪明。但他有一个忌讳,因为是江陵山谷出身,所以一直想隐瞒自己单靠学习出人头地的事。都说现在出人头地都需要有背景,所以他为了从黑勺子变成金勺子,吃的穿的甚至连开的车都会用最高级。他肯定会为了出人头地不择手段。赵秀智来到女儿上学的地方,女儿非常骄傲的告诉同学们自己的妈妈是警察。同学们都非常羡慕。今天老师叫了一些学生来教小朋友们画画,教尤娜的是一个清秀的男生。张度汉的恩人吴光浩检察官大早上刚来到公司就遭到记者提问。2004年的三日超市杀人案是他处理的,为何如今罪犯主动自首。张度汉来到吴光浩的办公室,被他骂了一顿,告诉他不要忘了是谁把他从江原道的山沟里救出来,这件事情处理不好都得玩完。吴光浩决定找检查厅长尹腾璐帮忙。警察厅查金宇城的通话记录,因为是黑号所以并没有查到什么。金宇城杀人的时候,他的姐姐和妈妈还有一个朋友知情,于是警察厅先找来他的妈妈和姐姐,她们还在帮他隐瞒不说实情。这时,张度汉来到警察厅劝赵秀智让金宇城无罪。赵秀智的上司答应第二天把材料送过去。上司说只要在明天之前找到知道金宇城杀人案的朋友就好。尤娜过儿童节而妈妈不在身边,她非常不开心,姥姥给她穿上妈妈给她买的新鞋,但是尤娜还是闷闷不乐。上司看到赵秀智跟女儿视频,说自己女儿也这样。第二天,赵秀智和上司终于找到金宇城的朋友。赵秀智说不是来抓他的但是他还是一直逃跑。赵秀智假装拿枪吓唬他,他这才害怕不再逃跑。尤娜和姥姥在看魔术表演,尤娜趁姥姥不注意自己一个人离开,被那个教她画画的哥哥带到天台推了下去。尤娜重伤,赵秀智伤心不已。一个人给她发来匿名短信告诉她尤娜是被人推下去的,还给她发了当时的视频??浊熹ㄍ低盗锝司焯匀÷枷?,被警卫发现后,徐宝英一边指挥他,他一边逃跑。他来到神父面前,把字条贴在桌子下面留给老大,告诉老大任务完成。赵秀智和她上司还有金恩中检察官在学校门口发寻人启事找那个人。吴光浩找到尹腾璐处理金城宇的事。原来,真正的凶手是检察长的儿子,打电话威胁金城宇的人就是张度汉,也是他在酒吧里告诉记者2004年超市杀人案的检察官是吴光浩。

  第2集

  赵秀智发寻人启事的时候看到了那个教女儿画画的少年,她跑上前去叫住了他,问他为什么把尤娜推下去。这时,少年的妈妈来了,赵秀智和检察官表明了身份,少年的妈妈说要和儿子的父亲也就是首尔地方检查厅的检察长商量一下。吴光浩找到检查长尹腾璐让他帮自己处理金宇城的事,答应他为他处理他儿子尹史焕推小女孩下楼的事。张度汉找到金恩中检察官,发现他中午只吃三角饭团连忙说要请他吃饭。他挖苦的说道你们这种有背景的人都那么艰苦,让我们这种出身不好的人怎么办。金恩中很生气让他做点正事不要整天想着站谁的队。张度汉看到了一摞寻人启事下面不知压了什么东西,故意把寻人启事弄到地上,找到了那个写有尹腾璐和尹史焕父子的本子。他不怀好意的问金恩中为什么写这个。金恩中闪烁其词。赵秀智和妈妈在医院看望尤娜,尤娜突然病情危急,好在经过抢救脱离危险。赵秀智对妈妈说答应尤娜一定会把凶手找到,自己这次不会再食言了。赵秀智和金恩中来到尤娜出事的建筑,她发现了尤娜之前在福利院画的画,画被撕成了碎片,赵秀智终于想起来自己曾经答应女儿儿童节那天给父亲寄信。女儿曾经问过赵秀智为什么见不到爸爸。其实爸爸抛弃了她们,赵秀智骗女儿爸爸死了。赵秀智把女儿跳楼的责任都怪在自己身上。金恩中提醒她画被撕成了碎片不可能是尤娜做的,让她想想和尹史焕有什么过节。赵秀智突然想起自己去福利院的时候尹史焕曾经瞪着她,她当时还纳闷他为什么瞪着她。上司打来电话告诉赵秀智监控录像显示跟着尤娜进大楼的就是尹史焕。赵秀智决定去抓他来审讯。赵秀智来到尹史焕的家让他去警察厅。尹史焕坚持是尤娜自己跳下去的,和自己无关,因为妈妈没有陪她一起来所以生气撕了画自己失足掉了下去。赵秀智生气的冲进审讯室说尤娜看到尹史焕就害怕,尤娜就是尹史焕杀的。尹史焕的律师出具了尤娜神志不清医生开出的不能做证的证明。赵秀智发现尹史焕在偷笑。这时,赵秀智接到了尤娜的病危电话,最终尤娜抢救无效死亡。赵秀智和母亲痛苦不已。门外的张度汉看到此情此景也眼含泪水,他整理情绪后给吴光浩打了电话,告诉他唯一的证人已死。检查长尹腾璐被记者围攻问他的儿子是否和尤娜之死有关,张度汉让记者们有事找自己,他是此案的检察官。他向记者表明尤娜之死和尹史焕无关。赵秀智情绪失控大哭。出了检查厅,赵秀智感叹法律无用,犯罪的人得不到惩罚,扔了警徽。张度汉因为替尹腾璐检察长解决了事情,所以尹腾璐决定请他吃饭,他非常高兴。这时,金恩中来到他的办公室,质问他为什么一点都不调查,这么快的处理这个案件。金恩中扯坏了他的昂贵衬衫,他非常生气,告诉金恩中他们这样做绝对解决不了问题。监察院的人来了,以金恩中听信情人赵秀智的话诬陷检察长的儿子为由带走了他。赵秀智拿着枪去了尹史焕的学校。同学们围着尹史焕看他画画,都夸赞他画的好。一旁的世鸢也就是赵秀智上司的女儿在画尹史焕的肖像速写。她看到赵秀智拿着枪进来后,指着尹史焕,她连忙给妈妈打了电话。张度汉和尹腾璐一起吃饭,尹腾璐羞辱他想要站队往上爬。张度汉愤怒的使劲抓着裤子。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被冤枉泄露国家机密,当时的检察官就是尹腾璐,是他逼迫父亲承认的。尹史焕承认了杀尤娜的事。赵秀智愤怒的把他推到窗边拿枪指着他。这时,警察和尹史焕的妈妈来了,她给赵秀智跪下求她放了自己的儿子。赵秀智的上司也来了,她劝赵秀智不要做傻事。最终赵秀智放下了枪。尹史焕临走前笑着说尤娜就是他杀的。老大吩咐徐宝英和孔庆洙救赵秀智,说她会加入他们??浊熹ㄔ诼砺飞喜悸硕ぷ?。赵秀智和上司开着车经过时出了车祸。

  第3集

  赵秀智恍惚听见女儿像往常一样叫自己起床,她爬起来之后发现什么都没有??浊熹ò颜孕阒谴铀圃斓某祷鲋芯然乩?。赵秀智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待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眼前有一个陌生的男子在打游戏。他拿着剪刀朝男子走去,把剪刀架在男子的脖子上??浊熹ɑ乖谛奈夼枣鸬拇蛴蜗?,徐宝英提醒他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赵秀智拿着剪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了??浊熹ò岩坊赖脑谝皆菏芫毂;さ那榭龈孕阒强戳?。徐宝英说正因为赵秀智的鲁莽,才让本是杀人犯的尹史焕现在反而成了受害人。尹史焕的爸妈来看他。妈妈表现的很担心很关切的样子,但是爸爸尹腾璐表现的很冷淡,觉得自己的儿子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害怕。两人出了病房之后,尹史焕的妈妈问尹腾璐人真的不是儿子杀得的吧。尹腾璐说怎么说那,连你也这样的想,史焕可是你的孩子。他还当着记者的面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赵秀智看到电视上的报道,铺天盖地的都是说自己的罪责,尹史焕一家是受害者,没有人报道她女儿的死。徐宝英让赵秀智加入他们,说把他们聚在一起的队长可以帮助他报仇,这是她唯一报仇的机会。张度汉来到伪装成神父的守望者面前。那人问他是不是对赵秀智太狠了。张度汉说他明白那种失去最爱的人,而凶手就在眼前却无能为力的感觉,他就是要拖赵秀智下水。这样。她才可以一直战斗。一年以后,尹腾璐将要被选为检查厅长。赵秀智和徐宝英他们配合默契,抓住了很多违法犯罪的人。赵秀智要见队长,徐宝英表示还要等待。队长寄来信件要把金宇城送去该去的地方。赵秀智想起来他就是一年前主动来警局自首但是最后又放了的人。记者们来到赵秀智母亲的店,问赵秀智的下落,采访她一年前挟持检察长儿子的事。金恩中检察官看到之后把他们赶走了。尹腾璐找到吴光浩让他把金恩中处理掉。张度汉找到金恩中奉劝他不要再继续查金宇城的案子,也不要再管赵秀智的事。他还冷嘲热讽的暗示金恩中是尹腾璐在背后捣鬼。赵秀智来到医院看望被迫替金宇城顶罪的韩东元的奶奶,守望者的队长从赵秀智旁边经过,但赵秀智并不知道他是谁??浊熹ú榈浇鹩畛钦谀掣叨蚯虺?,他正和他的情人在一起。赵秀智潜入他的家,发现了他的妻子和孩子已不再他家住。金宇城进入了偏僻的监控区域,徐宝英的位置追踪中断。赵秀智在他家里发现了他可能去的地方,他很可能去找当年杀人案的知情友人去了??浊熹侔绯晌薜绻ず徒鹩畛堑氖只⒘肆?。他可以听见金宇城和他朋友的通话。金宇城要求他的朋友和他再合伙干最后一票。重要谈话内容孔庆洙他们并没有听见。金宇城的老婆和孩子失踪了,赵秀智怀疑金宇城是想要杀了他的姐姐,然后侵吞姐姐的保险金??浊熹ɑ艘灰沟氖奔洳檠鹩畛鞘只锏亩绦藕陀始?,终于发现金宇城在三个月前开始和姐姐闹矛盾。金宇城的姐姐做着公交车朝金宇城雇的杀手那里走去??浊熹ㄒ恢痹诓榻鹩畛枪驼焯降脑?,他终于发现金宇城是为了找自己的老婆和女儿。这时,赵秀智也发现了杀手的车正朝金宇城女儿的方向开去。他们把金宇城的女儿掳上了车。赵秀智拼命的追赶,最终没有追上。而吴光浩却因此发现了原以为已经失踪了的赵秀智。他让张度汉去警察厅,告诉警察厅的人赶紧抓赵秀智。

  第4集

  警察们得知赵秀智再次露面,立即出警把她抓回来。徐宝英告诉赵秀智警察们在抓她,让她赶紧从小路逃跑。赵秀智不听,看到金宇城的女儿新春她想到了自己的女儿尤娜,她这次绝对不会放下她不管。经过孔庆洙的调查,赵秀智在一辆货车的冷藏室找到了已经被冻昏迷的新春。赵秀智怀疑金宇城的目的不是绑架他的女儿拿保险金那么简单,她觉得金宇城的真正目的应该是他的妻子。金宇城来到妻子工作的超市,告诉她女儿被绑架,以此要挟她跟自己离开。金宇城想要制造妻子死亡的车祸,因为妻子想要去给检察官揭露自己的罪责。金宇城的妻子拼命的拍打车窗求救??浊熹ㄏ髁私鹩畛堑氖只?,让他无法正常用手机导航。最终,赵秀智把金宇城从车里抓了出来。警察们这时也赶到了,张度汉假意劝降赵秀智然后掩护她离开。刚被抓进警察局,金宇城再次被放了出来。尹腾璐把金宇城放了,然后控制舆论的目光转向赵秀智,把所有的警力用来抓捕赵秀智。金宇城的妻子被救后来到医院看到自己的女儿,她激动的抱着女儿。金宇城的姐姐此时也意识到自己当年帮助弟弟隐瞒罪责是不对的,她决定向检察官坦白一切。赵秀智觉得金宇城再次被放出来或许会去找他的妈妈,于是让孔庆洙调查金宇城妈妈家周围的监控。张度汉暗示金恩中再次放走金宇城的人是尹腾璐。赵秀智的摩托车在追金宇城时摔坏了,于是她借了孔庆洙的车子。赵秀智跟着金宇城的妈妈来到一处废旧的房屋,赵秀智趁金宇城妈妈出去的时候潜了进去。赵秀智和金宇城打了起来,在赵秀智把金宇城打倒在地的时候,金宇城的妈妈拿着枪恐惧的指着赵秀智。金宇城趁赵秀智没有防备想要突袭她,被赶来的孔庆洙用电击棒打倒。金宇城再次被抓。赵秀智给她当警察时期的组长打来电话,让她抓捕金宇城。组长边指责她边哭着告诉她在自己抓到她之前不要让别人抓住她。这次赵秀智把她和金宇城在废弃屋里的谈话公诸于众。当时的金宇城说自己哪怕被抓进警察局也会被放出来的。他在警察局的时候,有一个人在给他的牛肉汤的碗底放了一个纸条,纸条上说检查厅里有位高位者会帮他。尹腾璐遭到记者的围攻提问。这时远方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金宇城的录音,揭示了检察厅有人帮他的事。被陷害的韩东元的奶奶在得知金宇城终于被抓捕归案后,安心的闭上了眼睛。吴光浩意识到自己即将被尹腾璐抛弃,十分烦躁不安。张度汉假意宽慰他,并且怂恿吴光浩去和尹腾璐同归于尽。张度汉90度鞠躬并且微笑着送吴光浩离开。吴光浩这种陷害无辜的人,却只想着自己活命的混蛋,拼命挣扎吧,越挣扎就会陷得越深。

  第5集

  尹胜路打算抛弃吴部长,让他来承担放走金宇成的事。吴部长想到张度汉教他的,于是就跟尹胜路说他不会自己去死,他一开口,或许尹胜路就不能上任。尹胜路给吴部长倒茶,并给他警告。吴部长离开后,张度汉来向尹胜路递交辞职书,说自己会承担这次事件的后果,并祝福尹胜路。尹胜路打算重用张度汉,张度汉承诺说他可以抓到秀智,整件事都是她做的。尹胜路决定把这件事交给张度汉。吴部长最终辞职离开。尹胜路召开记者会,说明事件情况,并向社会宣布称要抓住秀智和她的共犯。秀智三人听了betway必威之后疑惑他们是如何知道秀智有帮手的,决定以后小心行事。警察审问金宇成,但他依旧不承认自己之前杀过人。金检察长和组长讨论着,一定要找到证据证明尹胜路和金宇成有关系。张度汉和金检察官都加入了找秀智的队伍,而专门负责此次事件的负责人朴俊镖就是让金检察官加入的人,他想着要帮金检察官。警察们开会讨论秀智抓金宇成的的原因是因为针对尹胜路。讲到共犯的时候,张度汉进来说会让网络搜查队来抓秀智的共犯。徐宝美看着自己的家庭照,回想起自己家里遭受的惨剧。突然门铃响了,队长又传来了任务,让他们帮警察抓住强奸犯李章秀,并警告他们只做队长让他们做的事。秀智在法院门口看到李章秀和被害者的父亲走出来。因为诉讼时效10年已经过去,李章秀只能被放出来,而被害者的父亲只能绝望地在地上哭泣。秀智一路跟着李章秀,让庆洙帮她找到李章秀的罪行,再瞒着宝美查查这件事和尹胜路有什么关系。庆洙一进网站就掉进了陷阱,被警察锁定了位置,就在大家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张度汉本想偷偷出去联系一下神父,但却被金检察长拦住了。金检察长认为应该去找李章秀,因为秀智一定是在追踪李章秀,这让张度汉很懊恼。秀智跟着李章秀到了他家,并在他的出租车上留下了追踪器,准备寻找更多证据。但队长突然发消息来说要他们停下对这件事情的调查。庆洙的电脑收到了警告的信号,宝美也看到警察正在向秀智赶去,让她快跑。但确实来不及了,她只好往回跑,然后在楼上打晕了一个女警察,换好衣服下楼准备逃跑,却被另一名警察抓住了。她将这名警察打晕后,开着车冲了出去。庆洙也努力守住了资料,警察要抓的却是另一个黑客团。警察审问黑客是否跟秀智有关系,他表示他们和秀智并没有直接联系,还说自己是秀智的粉丝。警察们和尹胜路也因为这件事懊恼。张度汉被尹胜路质问,但他用自己的小聪明化解了问题。张度汉称以前和尹胜路见过面,但尹胜路怎么也不记得,张度汉便说是在研究所的课上见过。秀智三人讨论着为什么会被发现的事情,秀智却很想知道队长到底是谁,两个女孩因此吵了起来,然后挂了电话。庆洙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只好出门去找神父,向他说明情况。秀智一直在门口等着庆洙出门,然后一直跟在他后面,宝美在监控视频看着这一切发生。宝美看到李章秀又开着出租车出去作案了,可是给庆洙和秀智打电话的时候,他们又都不接。秀智看着庆洙进了祷告室,她随后也进去了。张度汉坐在神父的位置,很快打发走了秀智。但她突然转身,让张度汉有些恐慌,原来她只是为了帮女儿祈祷。秀智打算离开的时候看到了神父,走了一段路之后忽然觉得不对劲。于是就回去找神父,一直询问是不是见过他,但神父一直否认。神父离开后,秀智终于接了庆洙的电话。准备去救女孩的时候,却发现神父出来的门不对,打开另一扇门以为能看到队长。几个女学生在讨论报纸上秀智的新闻,组长的女儿听了替她打抱不平。刚刚进教室的尹史焕也看到了,还从那几个女生那里听说秦世鸢的母亲是警察的事。尹史焕的母亲在校门口接他放学,母亲专门找来一个?;ざ拥娜?,时刻陪在儿子身边。她看着儿子的时候,想起一年前在审讯室看到儿子偷笑的画面。

  第6集

  秀智打开门之后并没有看见什么人。救人迫在眉睫,不能再思考什么,于是跑出去开车追李章秀。李章秀车上的GPS信号突然消失,本以为要跟丢的时候,秀智看到路边有车出现了追尾事故,了解是李章秀的车,她也猜到了李章秀去的地方。李章秀停车后先是投了女孩的钱和首饰,就在他准备对女孩进行强奸的时候,秀智打昏了他然后塞进了后备箱。接着便假装司机送女孩子回家了。车开回去之后,让庆洙报警,秀智发现李章秀还从前一个女孩那里偷走了项链,让庆洙帮着找。张度汉看到新闻报道,想起秀智在教堂说的话,看到尤娜的照片,说了一句“现在才是开始,我不会让你乱来”。尹史焕进教室后看到自己的课桌上都是些恐吓的图片,身边的朋友替他打抱不平,他却装作自己什么也没做的样子。国会议员的突然造访,让尹胜路有些猝不及防。议员代表国民来调查尤娜的事件,但尹胜路却对她置之不理。秀智母亲店里吃饭的客人谈论到了秀智,但店里有警察,她也不能问什么。秀智突然打来电话,寒暄几句之后聊到尤娜,母女两都哭了起来。挂断电话后,秀智回到庆洙那里,并且把在神父那里盗取到的信息交给庆洙。秀智认为队长只是在利用他们达到自己的目的,但只有找到队长之后才能知道真相是什么。神父打电话给张度汉,说秀智发现他们了,张度汉让他扔掉手机,并把自己的手机卡扔掉了。手机号也追踪不到了。宝美在这时候收到了新的快递,这次是她家人的案子了。因为害怕又是陷阱,他们讨论要不要继续调查。宝美坚定地说她要做,并把她看到家人被杀却只有她自己活下来的事讲给他们听。宝美因为这件事受到很大打击,所以一直待在屋里不敢出去。张度汉带着花去看望成为律师的吴部长,并告诉他尹胜路会清理掉阻碍他上位的人。而宝美家人的案子,又是因为他们要帮助候选人而放走了嫌疑人。秀智和庆洙都决定帮宝美抓住犯人。秀智发现宝美的案子和尹胜路也有关系,所以得出了队长的目标是队长的结论。庆洙因为担心宝美就打电话给她安慰她,说到了宝美不出门的事,宝美便生气地挂了电话。秀智建议他送个礼物道歉,庆洙懊恼该送什么。宝美看着全家福,想起了外面的人谈论着只有她还活着的情景。组长开车去接女儿放学,看到尹史焕的时候,问母亲尤娜是不是被杀的,尹史焕看上去不像是会杀人的人。尹史焕回到家里,母亲和朋友们在一起喝茶聊天。母亲看出史焕有些不对劲,问他是不是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事,但史焕说没什么。张度汉从尹胜路的办公室出来,知道了他还有一个帮手。出电梯的时候遇到了金检察官,金检察官让他不要胡作非为。庆洙跟着宝美的叔叔徐周元到了商场,并找机会黑了他的手机。分析了三个嫌疑人,厨师长在住院,只有送餐员姜镇久没有找到。庆洙负责监督徐周元。庆洙把宝美以前生活学习的地方录下来给宝美看,本以为能讨好她,但她想起了案发当晚,又挂掉了电话。庆洙和秀智都等得睡着了,宝美依旧坚持看着监控。他看到姜镇久向叔叔询问她在哪里,最后还杀了徐周元,以为杀了徐周元宝美就出现了。秀智接到宝美的电话,宝美告诉她找到凶手之后就犯哮喘了。秀智去找宝美,庆洙负责找到嫌疑人。最后在停车场找到姜镇久,他看到庆洙就来追他。

  第7集

  姜镇久强追不舍,庆洙躲进路边的车里才逃过一劫。庆洙离开的时候把自己的外套留给了车里的大叔。秀智找到宝美的家,但因为宝美不开门,秀智只得从隔壁家的窗户爬进去。帮助缓解宝美的哮喘之后,宝美担心姜镇久为什么要找她。庆洙跟着姜镇久来到了网吧,并向秀智通报了情况。秀智和宝美有同样的心情,也都有支撑他们活着的事要做。庆洙第二天装扮成发打火机的小丑,把装有GPS的打火机给了姜镇久,开始追踪他的位置。姜镇久去参加徐周元的葬礼,等待宝美的出现。姜镇久在葬礼上没有得到宝美的消息,失望地离开了。庆洙在这时接到宝美的电话说秀智被抓住了。庆洙光想着要回去解决问题,姜镇久从殡仪馆出来之后便丢了打火机,这边就跟丢了。宝美决定让庆洙先救秀智,之后再找姜镇久。张度汉做在警察办公室,想着谁会是尹胜路的狗。突然有报警电话来说见到了秀智。宝美在监控看到警察正在往家的方向赶来。秀智打算带着宝美离开这里,但宝美因为害怕却始终不肯出门。秀智无奈,只能偷走一辆车开到另一个地方来转移警察的注意力,然后再回去救宝美。但刚到门口的秀智就被金检察官堵住了。和金检查官交流未果,秀智本想利用晾衣绳逃走,却从高空摔落。因为受伤,又被几个彪形大汉压住,她无法逃脱。金检察官打电话给南刑警,让他把秀智带回警察局。张度汉本以为秀智能成功逃脱,但刚到宝美家楼下就看到秀智被抓了。张度汉跟秀智吵了几句之后,问了金检察官屋里的情况。南刑警独自一人带走了秀智。金检察官让手下的人去看看屋里的情况,张度汉试图把他支走。金检察官刚要离开的时候,组长就带着其他警察来到了这里。张度汉意识到南刑警就是尹胜路的另一狗,于是便开车追了上去。南刑警开车把秀智带到了巷子里,打算让她逃跑,这样才有理由开枪杀了她。几经打斗之后,秀智中枪,然后逃走了。张度汉跟着枪声追了过去,看到车里满是血迹。其他的警察也接到电话也赶了过去。秀智因为失血过度倒在了地上,宝美看到之后终于鼓起勇气出门去救她。张度汉找到了倒在地上的秀智,准备抱她离开的时候,南刑警也找了过来。宝美走在路上又害怕起来,好在庆洙鼓励她,给了她勇气,她才继续去寻找秀智。金检察官也追了过来,张度汉装作在寻找秀智的样子。金检察官有些怀疑,看到张度汉身上的血迹更担心了。南刑警突然打来电话,把他们都叫了回去。宝美收到队长的短信,知道了秀智的下落。南刑警跟大家说秀智又逃跑了,然后大家分头去找。金检察官就一路跟着南刑警去了之前见到张度汉的地方,找了一遍,但什么都没有找到,又收到了宝美跑出去的消息。宝美带着秀智逃了出去,等着庆洙的时候,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了她们面前。庆洙在路上看到警察冲向了宝美的家,想起来家里还有监控,立刻设置关掉了所有监控。警察进到屋里,看着这里的情况就震惊了。警察们看着电脑被关掉,连忙拍了几张照片。南刑警回到警局向部长说明整件事情,组长也回来汇报公寓的搜查情况。组长拿出了在公寓里找到的杀人案的资料,他们开始分析另一名共犯。南刑警跟尹胜路说张度汉带走了秀智。金检察官和组长似乎也有在秘密进行的事,还让人监视南刑警。张度汉把找来的资料拿给尹胜路看,他让张度汉帮着找嫌疑人,并邀请张度汉到家里吃晚饭。秀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梦见张度汉救她的场景。

  第8集

  秀智从梦中惊醒,宝美坐在病床边。秀智问宝美是怎么回事,宝美告诉秀智是她把秀智带到这里的。秀智有些担心宝美,可宝美却感谢秀智让她走出了门。庆洙从电梯出来,打电话找宝美。前后从宝美身边过了两遍都没认出她,最后看到宝美还有些惊讶。秀智准备出院,神父拿药来给她,秀智问神父的朋友是不是在谋划什么阴谋,但无奈他什么都不能说。庆洙扶着秀智出院,宝美看到救护车又想起了几年前的事,于是又害怕地躲在角落。庆洙把秀智送到车上后又去找宝美,说以后要牵着她的手去她想去的地方。为了?;けγ?,三人一起驾车去了庆洙家。蔡议员借吴光浩朋友的身份邀请吴光浩出来见面,想要让他去听证会当证人,但吴光浩却拒绝了她。张度汉在对面拍下了他们见面的照片。接着又打电话蔡议员,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金检察官在调到案发现场的监控,想要解开当天的疑惑,但监控被动了手脚。张度汉来找金检察官探口风,但金检察官却把他打发走了。蔡议员让金检察官调查宝美家的案子,想利用这件事来调查尹胜路。庆洙继续在外面寻找姜镇九,但还是找不到人,宝美决定用自己把姜镇九引到家里。组长找到金检察官,向他说明宝美家人案件的嫌疑人的情况。组长问检察官是否要继续调查这个案件,因为目前秀智的案件更急。宝美拿东西给秀智,看到枪之后就让秀智教她用枪。姜镇九在网吧上网,看到宝美的照片的时候正好警察来调查。他本想逃走,但却被马刑警拦了下来,并带回警察局。庆洙看到之后便追到了警察局。组长审讯姜镇九,他把整件事推给徐周元。金检察官问他为什么去徐周元的葬礼,就在姜镇九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张度汉过来解救了他,说要?;に?。警察带着他去了一间屋子?;に?,庆洙看到姜镇九被放出来,告诉了宝美。组长和检察官想要继续调查这件案子,那一定要有更重要的证据,组长猜测是姜镇九杀了徐周元,马刑警便立刻去调监控了。宝美给秀智的水里加了些安眠药,然后让她吃药。宝美说了一些感谢的话,在秀智昏倒后就带着枪去了自己家,她要自己为父母和姐姐报仇。姜镇九用警察的手机看到了宝美发的照片,然后在厕所制造了一场火灾之后就逃走了。姜镇九找到宝美,宝美用枪指着他,他还是依旧说是徐周元指使他的。姜镇九抢了宝美的枪,但好在她有防狼喷雾在身。宝美躲在房间里报警,姜镇九却一直在外面撞门。警察赶到后被南刑警打发走了。张度汉给记者发了短信说秀智在案发现场,想通过这样来转移刑警的注意力。姜镇九刚刚撞开房间的门,秀智便赶过来拦住了他。宝美捡到了枪,然后对着姜镇九开了一枪,但似乎没打中。秀智趁机把姜镇九摔晕,然后带着宝美要离开,她突然灵机一动,把枪里的子弹都打光,把枪放在姜镇九的手上。警察听到枪声后立即跑过来,姜镇九因杀人被逮捕。警察找到了秀智在尹胜路家对面的房子,尹胜路了解到自己和家人被追踪。南刑警打电话来说姜镇九逃跑了。为了乘机抓住秀智尹胜路让警察们守株待兔,不要进去抓犯人。庆洙回来后叫醒了秀智,她发现枪不见了,跟着庆洙立刻去找宝美了。记者赶到后,秀智让庆洙帮忙叫了更多的记者来帮她闹事。尹胜路和儿子说了秀智追踪他的事,母亲担心他,尹史焕却反过来安慰母亲,被黑掉的手机也不愿意仍。尹胜路向家人介绍张度汉,尹史焕离开的时候一直和张度汉的眼神发生碰撞。尹胜路和张度汉喝酒聊天,张度汉很担心现场的情况。南刑警打电话来说现场有记者闯入,尹胜路的表情便不再那么轻松了,张度汉提议让警察去救宝美??吹浇蚓疟蛔?,宝美终于笑了,她也说会帮秀智的忙。庆洙问秀智要不要扔掉张度汉给她止血的手帕,秀智说得还给主人。秀智带着手帕找到神父,说想见队长,想知道他的计划?;婊氐搅苏哦群罕鹦阒?,打发走南刑警,然后打电话给神父的情景。蔡议员在采访中表明希望尹胜路退出的态度,尹胜路让张度汉帮他找到之前的刑警。他突然收到了吴光浩和蔡议员见面的照片,张度汉说以后他可能会和野党的人接触更多。金检察官找到了之前张度汉救秀智的现场的车,并要到了行车记录仪上的监控,看到张度汉救了秀智,他很震惊。


相关阅读